赌局

我曾经看过一则故事:

隔壁家又传来夫妻吵架的声音。

我把书关起来,合上眼,竖起耳朵静静聆听。今天准备要吵什么,我想,要来点新鲜的。

“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两个人一起吃饭!”

“你不要无理取闹,她只是同事!”

“同事?!”

结束短短对话的是更响亮的砸东西声。我睁开眼,走去窗前,往邻居家望去。果然,他在等着我呢。他朝我挥一挥手,嘴巴一张一合的。我依着嘴型解读:“我爸输了。”我看着他,不说话。他也不急,缓缓地对我比着一只朝下的大拇指。他知道我明白这个拇指的意思,我轻笑,朝他比了个鬼脸就离开了。她当然不会令我失望。

隔壁家又传来夫妻吵架的声音。

“我给你的零用钱还不够吗?怎么又来讨!”

“跟同事一起去喝酒,身上只有两张红色的人头,能看吗!”

“我不管!你给我就是了!”

结束短短对话的是俩人的打斗声。耳边不时传来隔壁女主人的呻吟声。哎呀,这次她输了。我嘟着嘴,慢慢地移步去窗口。他戏谑地笑着,从他的笑容可以感受到兴奋和激动,仿佛吸血鬼猎人将吸血鬼拉到太阳底下做日光浴一样,很是耀眼夺目。我朝他比了个朝下的大拇指。他也不恼,眨了眨眼就离开了。还剩最后一次。

隔壁家又传来夫妻吵架的声音。

“你竟然敢偷钱,胆子大了是不是!”

“我没有!”

“还不认!肯定是你!你这个无能!”

“你说这什么话!我要X了你!”

……

“剁!”妈妈麻利地将猪脚肢解干净。今天我们煮猪脚醋,妈妈很早就到巴刹跟小贩要了一只肥美的猪脚。猪脚看起来很像红宝石,红得令人觉得莫名的兴奋。我爬上楼,打开窗。血腥味四溢。我看到了他,他向我举起了朝上的拇指。我双手合十,弯腰向他一鞠躬,愿赌服输。“嘿!”看到他转身要走,我叫住了他。“今天我们家煮了猪脚醋,拿一点给你?”他停住了脚步,嘴巴一张一合。

我看懂了,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朝他再鞠躬。我输得很彻底。

他说:“我家也是,而且猪脚几天几夜都吃不完。”

看完这个故事,你们明白吗?

故事其实有点抽象,写的是夫妻只专注于吵架,忽略了孩子的身心发展,以至于孩子在吵闹声中变成性格扭曲,以吵架的胜负来和隔壁邻居“我”打赌。而妻子在故事的最后被丈夫杀害了,孩子却无动于衷。故事情节虽然有些夸张,但是却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会发生的不是吗?孩子的性格是天生也是后天的,父母在这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孩子是父母亲最重要的生命见证者,别让一时的失足而发生无可挽回的悲剧。

 

 

*以上论点不代表本公司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