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可以吃的回忆

我知道……

小时候,家庭经济负担很重,父母亲所背负的养家糊口的包袱太大,我们又太小。在吃喝用度上面,父母都控制得很谨慎。我还记得,父母亲的眉头很少会松懈,两个人在一起时总是一副忧愁的面容。面对我们时又收起愁容,爱美的父亲不知道,他强颜欢笑的样子有多么可爱,而我们都看在眼里。家境不好并不代表我们会怨天尤人,父母会刻薄对待。反之,虽然父母亲无法给予我们富裕的生活,但他们总是极力让我们这堆小瓜过上平凡小孩会过的生活,该有的还是会有,比如带我们去吃一餐真正的肯德基。

真正的肯德基?

忘了告诉你,我出生在一座美丽的海岛。海岛上什么都有,有青山、巨树、大海,有飞鸟、山猪、家禽,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真正的肯德基。我还记得当时有一位叔叔总是会驾着一辆餐车,停在马来小学前面售卖炸鸡块。一个一令吉。那就是小岛上唯一的“肯德基”。我管卖炸鸡的叔叔叫“Kentucky”伯伯。

小时候的我总是盯着那辆餐车上的炸鸡吞口水。以现今的消费角度来看,炸鸡一个一令吉简直是便宜到买家都会呵呵笑。可那时候,一块鸡一令吉是多么的奢侈。天知道,我一天的零用钱就只有五毛钱。

当父母亲或姑姑或婆婆给我买的时候,我潜意识地觉得自己正是吃着肯德基。因此虽然只是普通的炸鸡块,我仍然吃得不亦乐乎。同时,要吃着真正的肯德基的意念就更坚固了。

肯德基在哪里?

我明白,肯德基没有那么容易就会吃到。它在海岛的对岸,需要搭个三十分钟的船过海。大人小孩都要购买船票,一来一回的票价并不便宜,所以平时我们不能随便过海。因此,每每等到父亲出粮的时候,我们就会很兴奋。出粮就是有钱了,我们就开始眼巴巴地期盼着父亲会下那神圣的圣旨:“奉天承运,我们今天到对岸去吃肯德基”。父亲是很慈爱的。他总会尽量满足我们的意愿,有时一个月一次,有时两个月一次。

吃肯德基的时候,父亲总爱问:

“鸡腿好不好吃?”无人回应。

“你们开不开心?”弟弟抬头。

“下个月还吃不吃?”众小孩:“吃吃吃!”

父亲的嘴这时就会裂开,露出里头那灿烂的种子,衍生出一朵名为幸福的花朵。那时的日子十分简单,有肯德基就快乐的日子真的是很满足。

现在,当初的小孩子已经长大,上大学了。肯德基变得负担的起,自己能够随时去买了。然而,有时心中却觉得有些许落空,总想着若是家人都在身边就好了。有机会的话,换我请他们吃肯德基。

虽说如此,这份落空并没有打散我们吃炸鸡的胃口。我依然很爱吃肯德基,姐弟也是、父母也是。我想,肯德基叔叔自己也没想到,一份炸鸡会承载着一家人的回忆和喜悦。

写到这里,我的嘴角也不知不觉地翘了起来。

 

 

*以上论点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自得其乐

上午12点正,隔壁部门的同事找我吃饭。在吃饭的当儿,他忽然闷闷地对我说:“我刚才被老板骂了。”我与他基本上只算是吃饭的kaki,平时并不深交。难得他向我诉苦,我就静静的听。他见我洗耳恭听的样子,便一股脑儿地讲述起刚进公司到现在所受的所有委屈。

“他对我很凶,有时候我说错一个词,他就当着大家的面数落我。”

“我知道我错了,可是心里很受伤欸。”

“还有一次,我因为塞车上班迟到,老板就扣了我一个小时的工钱和给我警告信。”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进到一间鬼公司啊!”

他不停地抱怨,眉毛委屈得变成了倒八字,哀怨地望着我。明明是个大男人,却表现得像我欺负了他这个小娘子。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好奇地望向我这儿。我咬着面包,脸红了一阵。他看着我怪异的表情,忍不住“噗嗤”一笑。我松了一口气,你开心就好。

“好啦,其实我也只是念个两下。等下我们去吃冰淇淋。我最爱那档冰淇淋了,每次吃完心情就会变得很好。” 他拉着我,嘴不停的叨念着。

说真的,几乎每个做过工的人都受过一些窝囊气,而且对象可以来自各方面,包括了上司、顾客、同事,甚至于洗地阿姨。然而,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态,自己应该做出适当的心理调适,比如你可以在每一天上班的时候将所有可能面对的问题想过一遍,再设法给出解决方案,那么工作时所面对的压力可能会大幅降低。又或着,当你受了委屈时,可以向每个经过你身边的人投去一个笑容,因为只要微笑,心情自然会变好。当然,你也可以学我的同事一样,化悲愤为食量,让委屈消散。(只是体重会增加)

不过,重点是,不要因其琐碎而不去做。只有做足了心里建设,才能自得其乐,在茫茫的抱怨中找到一条光明的道路。

后来,我看着他吃冰淇淋的享受样子,明白了委屈已经被他吃进肚子里后,便拍拍屁股笑着走人,不再理他。

 

 

*以上论点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青春有痕

在大马,性教育意识仍旧无法抬头。“性”一词对多数人来说是贬义的,并且难以启齿。无论男女,只要提及“性”,都不免尴尬一笑或低头脸红。我们不说这类人保守或不开放,也不说侃侃而谈“性”的人符合思想开放的条件。当中的关键在于面对“性”的健康心态。到底“性”这个东西在我们的人生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别忘了,我们经历“性”,也从“性”而来。

正因大多数人的难以启齿,所以导致了男女在青春期时都会面对性教育知识不足的尴尬问题,以至于他们从各种管道吸收“性”的知识,尤其以网路为最便利。网路上针对“性”的资料琳琅满目,当中有对也有错。而家长可曾想过,青少年在这懵懂的年纪接收了混乱的性知识将会导致怎样不良的后果?与其让他们自己胡乱地去探索,不如家长们先知道正确的性知识,未雨绸缪,然后才与孩子们进行交流。

今天,我们主要谈及的是男生在青春期时所面对的尴尬情况,即遗精。

什么是遗精?

遗精,是男生在没有进行性行为的情况下,精液自行流出的生理现象,与容器装满了,水向外溢出来的道理一样。一般上,遗精的发生周期在于10岁至16岁。时间的先后也因外在和内在的因素,如身体健康状况等,而有所不同。遗精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梦遗,另一种是滑精。梦遗在睡眠状态中发生精液自行流出,滑精却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发生的。

遗精是不是很羞耻?

青春期的男生未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错误的性观念使得他们认为自己做了不对的事。尤其是梦遗以后,面对湿漉漉的床单和内衣裤,他们会觉得尴尬、羞恼、悔恨。这类情感不时冲击着他们幼小的心灵,使得他们由衷排斥着“性”:

“我好像做了不对的事。”

“怎么办?妈妈会骂我。”

研究显示,大多数的男生会选择以自慰的方式来减少遗精的现象。太过依靠自慰的方式会令孩子们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一种病态,对身体的伤害很大。因此,父母的安抚和谅解对他们而言是很重要的。

父母应该怎样做?

  • “孩子恭喜你,你成为大人了。”

遗精的发生就是男孩变成大人的象征。父母们应该以正面的心态帮助孩子们消除疑惑,让他们了解这是每个男生在青春期时都会遇到的情况,没有什么好尴尬的。

  • 教导正确的清洁方法。

遗精会导致男性生殖器官、内衣裤、床单等浸湿。若没有适当的清洁,衣物等会发臭,器官也会面对敏感、发痒的问题。因此,父母们应该向孩子们灌输正确的清洁步骤。

衣物:将衣物换下,放入桶中。父母们可以帮忙清理。

自身:男孩们可以用中性的肥皂或清水清洗,清洗的时候避免用力,以免弄伤自己。如果对肥皂敏感,可以直接用清水清洗。

  • “孩子,认识自己的身体。”

如果父母们在提及性教育时还是感到尴尬,不妨到书局去买一本性教育的有图故事书让孩子们阅读。现在的有图性教育书很多,而且图画都不会很露骨。在经过筛选后,父母们可以与孩子们一起阅读,当他们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大略地向他们解释。

  • 穿衣策略。

造成遗精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压迫。父母可以让孩子们穿上较为宽松的衣物,让生殖器官不感受到压抑,进而降低遗精的形成。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青春期亦然。只要拥有正面健康的心态,青春期的问题就不再是一个问题。

 

 

*以上论点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一碗枸杞红枣菊花汤

一如往常,我盘着脚坐在气垫椅上,手指划上划下地刷着小说。因为工作地点较为偏僻,路过中心的人基本为零,而星期天只有我一人顾店。我也省心,默默地看着重生小说,痴痴地笑。这样一来也颇有世外桃源之感。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遇见武陵渔人。

她长得不高,披头散发地出现在玻璃门前。人偶模型旁边便映着她的头。大大的眼睛配上灿烂的笑容,我倒抽一口气,想起了Death Silent里面的Billy。她大咧咧地走进来,抛给我一袋黄色的东西。我纳闷之余,她爽朗地说道:“呐,我煮的枸杞红枣菊花汤。”说完,自己就被长长的糖水名字笑翻。我大方收下,暗想这小妞真够朋友。

她是我到吉隆玻来上大学的第一位很好的系友。我们有很多差异。我们的性格不像,她直接我糊涂。我们的作风不一,她急性我能拖就拖。我们的吃饭口味也不同,她爱韩国我爱中国。我们的穿衣风格迥异,她斯文我街头。想来想去,我们之间唯一的共同点可能就是我们俩都不是系花。

我问道:“你来干嘛?”她笑笑地看着我说:“找你聊天啊,怕你闷。”我抬起眉毛,应道:“我有在工作的。”于是,我们一边吃喝、一边聊天。同样在实习的两个人互相问问近况,她告诉我实习的地点有个老妖婆,我告诉她我的公司没有黄金单身族。然后再继续八卦别人的情况,比如大头吃饭吃到破产了没、花豹工作开心真羡慕、莺莺的海龟日志、莲蓉教主的发扬光大等,一时聊得不亦乐乎。

后来我在想,友谊就是这样不是吗?

很多人都说友谊是会变质的,等等人家会爬上你的头撒尿、等等别人转身捅你一刀、等等别人处处毁谤陷害你。我相信友谊会变质一说,毕竟人心是最难掌握的。但那是未来的事。未来”就是还没有到来,我们活在现在,何必优先烦恼还未来到的祸事以至于无法享受当下呢?友情的存在在于托福真心。与其担忧,何不先交出真心与人交流,再看看后续的发展?当个傻子还是精明的独立者,在乎一念之间。

送她回家时正是我们聊得最激动的时候。我又找到了彼此之间另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原来我们都喜欢看腹黑重生穿越总裁宠文。这样算是为我们之间的友谊锦上添花么。回到家,尝了尝那碗枸杞红枣菊花汤,花开的很艳,花香扑鼻。

真甜。

 

作者:狡兔

 

*以上论点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我与儿子有代沟

曾经有一次在茶餐厅搭桌时,碰到一位爸爸对我说道:“我真的越来越搞不懂他的想法。二十几岁的人了还不哓想。”这位爸爸看上去有五十几岁,操着浓浓的福建口音。一个人在餐室里默默地喝着黑咖啡,桌上摆着一盘半生熟蛋。椅子上的身影远远看去倒是有点落寞。兴许是我的到来让他有个地方倾述吧,也不管我认不认识他,就尽是抱怨自己的儿子。

“他要买电脑、电话,都要苹果的。贵得吓死人,这不是跟老子打抢吗?我问他普通的不能用吗?他竟然说时代不同了,人人都用苹果,我不用就outdate了。”

“买给他料,又说要读私人(私人大专),要好的。我给他读咯,自己的儿子读好一点不要紧。哪欸哉,他又要做生意,叫他不要做,他又不要,我都不会教料咯!”

讲到这里,这位父亲抬起头来问了我一句:“小姐,你讲这样的孩子怎样教?”

我放下汤匙,一脸窘迫地看着他。还来不及回答,他就自己回答了:“唉,你没有孩子,应该不知道吧。”他默默地喝完那半杯黑咖啡,吃完蛋就走了。那时的我赶着去上课,没时间细想这个问题。现在回想起来,或许这俩父子之间的问题就是时代的代沟吧。

两人之间的互相不理解以及对于价值观的不同,形成了他们之间最大的分歧点。年轻人总想着出去闯荡,做出一番好成绩,让家人得以生活舒适。而身为父亲的上一代人却又经历过太多事情,以至于在决策上思考再三,十分谨慎。但若缺乏沟通,这两种为彼此着想的心态却反而变成了双刃刀,不停地摩擦着两人之间的耐心,以至于彼此伤痕累累,惨不忍睹。代沟的唯一解决方式是沟通,是双方面的剖开心扉。

说到这儿,就让我想起我的父亲。他年老时还不断地接触新的东西,学习我们年轻人常用的WhatsApp、面子书、微信等。虽然他的技术还不稳定,常常不小心用Messenger“骚扰”我的姐姐们,但我们还是不亦乐乎。这也成了我们和父亲之间的乐趣。他常说:“再不学习,我就要被你们淘汰了。”我听了,心情真是五味杂成。父亲尚且努力积极地融入我们的生活圈子,可我们又做了什么呢?我们何尝那么努力地去了解他的生活?

有时候,我在想。现在的生活没有战争、远离一切苦难,与父辈大一代人过的生活完全不一样。是不是因为太舒适了,导致我们的心态也离自私这家伙越来越近。若不是,为何我们会抛下上一代而只一味地要求他们了解我们、懂我们、按照我们的想法来。然而,他们呢?我们可曾知道父母小时候的生活状态和成长过程?他们是不是也曾经和我们一样叛逆?要知道,他们懂得的东西远远比我们多,毕竟他们跨过了大哥大时代到今天的触屏手机世界。(当然,你们必须得懂什么是大哥大才能明白我在说什么)

代沟其实不令人恐惧。可怕的是当你明白了代沟这东西,又恰恰懂得了其解决之道,却不肯努力消灭它。心态决定一切。放下心中成见,找个时间,两代人在舒适的茶餐厅聊一聊何如?

 

*以上论点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成绩就是一切?

有天,一位家长向我问起女儿在补习的状态:“老师,我的女儿在补习的时候有没有很不专心、粗心大意?”

我摇了摇头,告诉她:“并没有,实际上,她的状态比其他同年龄的学生还要来得好。安静不吵闹,老师给的练习都会好好完成。只是偶尔有些分神罢了。”

这位家长的样子随即变得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吗?”她问,“那就好。老师,你都不知道,她上次的考试考得很差。应该是在家太得空了,所以我才给他找补习。”

这回倒是我惊讶了,因为她在补习的表现一向很好。带着好奇的心情,我问了这位母亲:“所以她不及格?”

她回答道:“哎哟,这样又没有啦。她的华语和数学考了98分,就是很粗心咯。有些答案没有填、有些写错答案,就不能拿100分。”

震惊。98分不高吗?我笑了笑,没有再多话。确实,100分对人的诱惑太大。记得亚当和夏娃的故事没有,100分的渴望不就象征着那颗禁忌的苹果,不断引诱着人们一步步地走向它吗?结局是如何没有人知道,可能迈向成功之路,也可能被美杜莎的眼睛给石化,无法再往前进。

当然,我没有资格去批评这位家长的看法。(如果你看到她在百忙之余还会准时的来接孩子上下课、准备便当、温柔地摸摸孩子的头,想必你也会像我一样做。)这纯粹是个人看法,只要不伤害到孩子,我都可以接受。

事实上,我也曾经历过这样的一段时光。打从一年级开始,我的成绩一直在巅峰,全班第一、全级第一、成绩全科100分、讲故事比赛、常识比赛、画画比赛都是冠军,更别提无数老师的称赞。这让我的父母光荣不已,常常在亲戚朋友面前眉开眼笑。我也逐渐变得有点儿骄傲。但是,这样的场景只维持到四年级。

四年级那年,转校以后,我遇到了强劲的对手。我拿了第三名。当然,第三名还是很不错的成绩,但我很伤心,因为我想要当第一呀。也许是我太过急躁,成绩反而一直下滑,从原本的第三到第五、第七,最后直接掉出了前十名。看到这样的成绩,父母也有些不敢相信。他们以为我交了朋友,心变野了,不再专注于学业。鞭子开始吃了不少。我的心里也逐渐崩溃,这一切真的不是我想要的。

尔后,我变得越来越叛逆。年纪轻轻,已学会逃课、讲骗话。幸好,当我的父母注意到时,并没有马上鞭打我。反而,在我逃课的时候找到了我,好好地对我说了一番话。望着他们落寞的眼神,我忽然明白了。成绩糟糕固然是一种遗憾,但孩子因为成绩而放弃自我才是他们心目中真正的痛。与偶像剧的情节差不多,我浪子回头了。

这个经验说出来并不是想要博得什么怜悯,而是想要告诉家长们不是每个孩子都像我一样,在成绩的压力下还有机会回头是岸。翻开报章,因成绩跳楼自杀的孩子们还少吗?因读书压力过大而精神出现问题的孩子们还不多吗?

十多年的光景,现在的我是一名教师。我可以理解家长想要孩子成龙成凤的心愿,毕竟每个父母都希望孩子过上舒适的生活。尤其,在这看文凭的世道里,成绩是重要的。但是,我要提醒的是,成绩并不代表一切,知识才是最被看重的。试想想,以后孩子们在工作上面对拦路虎的时候,他们可以用以往在学校的成绩来挡,还是必须要运用吸收了的知识来解决眼前的困境。考试成绩,似乎不是他们在职场上炫耀的本钱。

只有教会了孩子生存之道,他们才能在未来翱翔。至于成绩嘛,只要不要太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如何呢?

 

*以上论点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言语的魔法

你知道一个人的话语可以带给聆听者什么影响吗?在成年人和青少年看来,话语的冲击力可能不是太过于巨大。然而,当我们把这些影响放在无辜的儿童身上来看呢?结果会怎样?世界的海阔天空能让孩子们探索无穷的可能性,仿佛海绵一样地不断充实着自己,这当然包括所有细微的东西,比如言语。

孩子们拥有很强的学习能力,能快速地学会他人所传授的东西。模仿亲人的举动是他们学习的方法之一。这样所来, 父母就是他们最亲近的教师。父母的以身作则或不知觉的小动作,都会在长期的耳濡目染下,进入孩子们的内心。小孩们的好奇心之强烈,引导他们走向不断学习的路。这是,他们才刚启程。

身为父母的你们可有发现唇舌的魔力?这股魔力仿佛哈利波特的魔法一样坚强。虽然你看不到它,但你能感受到魔法的存在氛围。一样的,许多人都没有察觉到他们的话语力量给旁人起着如何巨大的影响。当好奇心强大的孩儿们接触到这个层面,就逐渐有样学样。这时,你们发现到自己拥有改变孩子行为的力量了吗?

事实上,你知道”我爱你“ 和 “我恨你” 所施下的魔法吗?这两句话的影响力是一致的。当小孩恳求你把他想要的玩具送给他时,你严厉的一句 “不可以” 已经足够地让他闹哭一番。这个小小场景是否足够告诉你言语本身的实力?严厉的话语能让孩子们走进封闭,反之,鼓舞人心的话能够激发孩子们的奋斗精神,从而奋发前进。你发现了吗?

古人从先生的金玉良言中获得启示。同样的,父母教过的每一件事对每个人来说意义重大,那就是人生的指导。父母的每句话犹如古人的金玉良言一样,有着重要的地位。虽然如此,父母的苦口婆心并不一定受用,劝告的接受和聆听的决定权始终握在孩子的手中。

每个人理应指导言语犹如法术的神奇。一个字,一句话,要么是给予孩子的礼物,要么是给孩子下的诅咒。因此,每个人应该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别让它们成为孩子们的梦魇。

老师难当

如果作文的题目是《我的老师》,大部分的学生都会写出这么一句话:“老师是人类灵魂工程师。”显而易见,一名教师的职责就是要塑造一位身心健全、拥有正确价值观念以及懂得分辨是非黑白的人。不同与一般的建筑工程师,老师们所面对的挑战更大,因为在他们眼前的并不是钢骨水泥等非生物,而是一个个拥有个体思想的活物。但老师无惧,因为那是他们所背负的使命,他们有责任尽其所能把学生教好。可是,通过面子书上的资料收集,不难发现大部分的老师都在抱怨,大喊:“老师难当!”

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曾经听过一位家长这样说:“这些老师啊,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办事,又没有尽心教我们的孩子,所以我们才要来补习。”(当时我是补习老师)我问她:“为什么你会觉得他们不尽心呢?”她愣了一下,告诉我:“因为我的儿子成绩很差。”这时,我才了解到许多家长会以成绩好坏来衡量一位教师。孩子的成绩不理想就是家长心目中的一根刺。这根刺不断地摩擦着家长们的心,然后开始血流如注、惨不忍睹。同时,这根刺的存在也时时刻刻地提醒家长们教师是多么的不尽心,多么的不愿教学。

可是家长们,你们可曾管理过整个班级?

家长面对的是自己的孩子,老师面对的是很多家长的不同的孩子们。他们的性格并不会全部一样,有些调皮、有些害羞、有些沉默。老师的责任除了要提高学习能力,还要鼓励孩子们勇于参与啊!对于性格内向的学生们,教师得花较多的时间和耐心去关注和关怀,让他们放下心防,参与人群。看到这儿,或许你开始发现原本性格内向的孩子逐渐参与发言了?说到这里,或许你不可思议地感叹原本顽劣的小家伙开始安静上课了?请记得,老师的作用并不只有教书,而是尽可能地塑造健全的小孩。

正课与补习的矛盾

也有家长这样对我说:“我知道的,她特地教一点点,然后要我们去找她补习,要赚多一点。”这位家长的话虽然听起来很阴谋论,然而我并不排除教育界中确实也有存在着这一丁点儿人。可是,这样的观点并不应该以一概全,套用在大部分的教师身上,因为那对认真教学的老师们来说是很大的打击和不公平的。我曾经也是个学生,面对好坏不一的老师们也深深地抱怨过,也气恼过他们不教好一点,让父母自掏腰包,送我去补习班。后来,我发现,学生其实应该背负起一些责任,因为许多学生认为补习班所教的东西远比正课来得好、来得多,再加上正课是不需要交学费的,不必那么看重。因此,学生们开始不认真听课,甚至旷课,才导致学业需要依靠补习来支撑。(可学生们不会去寻求那样不认真教学的老师补习啊。)

你不屑一顾,驳斥我:“学生怎么会那么想?”

我只能点头,告诉你:“那是我曾经有过的想法,那时我才13岁。”

当然,我并不偏袒任何一方。教育界也存在着害群之马。

但,事情的真相是要用心眼去挖掘的。若人人都能将心比心,多站在彼此的立场想一想,是不是家长就不会再说谁谁教得不好,老师就不会再呐喊哎哟,教书真难?

 

*以上论点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兴趣与前途

若要谈起父母和孩子最大的分歧点,笔者认为是在即将迈入大学的那个时段。

马来西亚的各个大专学府,不论私人或政府,都提供琳琅满目的学科,而且涉及的层面非常广,有医药、法律、设计、哲学、电子学、机械学、商业、心理学等等。多元化的选择让莘莘学子有机会进行筛选,找出自己喜欢的科目,设立目标。多数的孩子愿意以“兴趣”为优先,认为只有对学科有兴趣,才会有热情,人生才会有冲劲!这是孩子们的视角。

相对的,父母在大学的选科上往往扮演着监督者和劝告者的角色。他们严谨并非常担心孩子们将来的前途:

“医学院最好,毕业出来做医生最稳!”

“老师很好,铁饭碗打不破,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呆在家,又跟着学校放假!”

“读法律好!我朋友的女儿也是读法律,出来做律师,很多钱的!”

“读设计?不好啦,还是读别的?读会计不是更好?可以进新加坡。”

一般上来说,相较起兴趣为先,家长们更倾向于“有前途”的科目。他们认为兴趣不能当饭吃,当面包都没有着落了,拥有热情又能干什么?唯有掌握了面包,往后必定有机会培养自己的兴趣,为时不晚啊。

笔者曾经听过这么一个故事。在欧洲,有一位三十出头的年轻人在大学毕业的那天获得了医生的文凭。父母都为他感到激动、骄傲,光荣不已。可是,在面对父母时,他双手一捧,把自己的文凭交予父亲,并对他说:“亲爱的父亲,这是你一直想要的文凭,我帮你考获了。现在,我要去追寻自己的音乐梦了。爱你。”说完,这位年轻人头也不回地走了。父母站在原地许久,眼泪不经意地流了下来。

这个故事让笔者感触很深。“兴趣”与“面包”难道真的是无法挂钩的吗?前途固然重要,但短短几十年的人生只用来追寻未来的前途而失去激情,这样真的值得吗?再看看周遭许多因不堪课业压力大而选择了结生命的年轻学子们,笔者的心情真的是很复杂。

到底应该让孩子选择前途还是兴趣,笔者并不能左右任何人的想法。但要提醒的是,在做任何决定之前,请先问问孩子们,聆听他们的意见,再说出自己的想法。尔后,双方在细细分析,互相尊重、互相讨论,必定能防止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

 

*以上论点并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怪兽家长”的大事件!》

怪兽家长*(Monster Parents)期望孩子能够成龙成凤,出人头地。他们努力工作,保护孩子,给予孩子最好的一切。他们为了孩子,牺牲自己,把全部的精力专注在孩子身上。“关心孩子”是他们最好的代名词。可是,为什么这样的家长却被冠上“怪兽家长”这种贬义的名称呢?

关心孩子,说来容易,做起来难,不越界更难!怪兽家长就是由最初的关心上发展,不!是变异成过分关心,导致自己高度干预孩子的生活成长,却不自知。由于疼爱、珍惜孩子,他们豁出一切:

“名牌学校有最好的教育,孩子去!”
“在学校被同学欺负了?爸妈帮你出头!”
“学校的饭菜不好吃?妈妈煮!”
“什么?老师不好好教书?我去投诉!”

种种保护孩子的举动逐渐从简单转为复杂。父母的各种行为深深影响着孩子,让他们成为温室中的小花,对父母极尽依赖,以至于生活上的无法自理促使这些小孩们失去思考力和行动力,因为一切早已被父母妥当安排好了。
然而,影响的魔爪同时伸向家长本身。对于孩子的过分专注分散了自身的生活,无论是夫妻之间的感情,还是友情、工作、社交生活,都遭受到巨大的撞击。这种撞击逐渐形成横沟,如果家长们跨不过去,很有可能会引发家庭风暴!那么,家庭风暴下的孩子们该何去何从?

家长们,这样的生活可怕吗?

家,是父母和孩子的避风港。请不要让它消失在扭曲的爱之中。加油!

 

*怪兽家长也被理解为直升机家长(Helicopter Parents)。